木兆念个桃

太难了

打卡云雷造型,三庆园
天津北京6天之旅明天就结束啦
走过了您走过的路,也去了您的家
庆幸遇见
亲爱的张云雷先生
您真是人间美好,毕生理想

套色版终于画完啦
我非常想这个臭小孩T﹏T

勿二传二改商用

悄咪咪求小心心~

线稿试水
这是我的第一幅画,献给磊磊❤️
画不出他万分之一的好
争取明天上色
希望我的画技跟磊磊的身体一样越来越好

多点三连鼓励一下我吧,真的巨没有自信…

勿二传二改以及商用

置顶

这里Tt

社粉一枚,标准社粉。
我不许你在我面前说任何一个人不好。

最爱且底线九辫,良堂金东祥林玲珑饼四老两口还有其他社内搭档我都吃我都爱。
花心大萝北一个。但是很长情,从来没脱过粉,爱上到死不会变
德云社外,薛之谦金钟国汪东城我都爱,好感一堆。

看不得什么阴谋论,我只记得张云雷说过很多次,德云社是一家人。
我得听他的话。

有句话不知毒唯听没听过。心中无恶鬼,眼前皆良人。您看他什么都恶心,最恶心的其实是您自己。您心里脏。

我爱德云社每一个人。
桃儿带出来的孩子没坏人。

悄悄说…我就一小学生文笔,写文就是为了让自己开心。而且实在没什么自信,一直觉得自己写的很糟烂,做的图也糟烂,画的画也糟烂。如果能多红心评论我会开心好久。

虽然大二考试太多很忙,我也会尽量多更新的。我也想攒够10k粉。我也想要眼线。
Tt还非常想买粉,好心人如果知道怎么买,麻烦私信我一下。

【九辫】救赎 序&短小第一章

辫儿重生向
辫儿坠/楼预警  
穿插字母预警
occ属于我
勿上升真人

——————————————————


十一月的南京已是快入冬了。

冷风在紧闭的窗子上找了一丝缝隙,无头苍蝇一样往里钻。

张云雷把已经几天没好好休息的彪哥劝回家,才终于放下心来。

张云雷躺在病床上,一呼一吸间传来的疼痛让这个本就残破的身体疲惫不堪。

张云雷看向窗外,缓缓呼出一口气。

两个月一直躺在病房里,都快要忘了外面是什么样子了。

两个月,说长也不长,但只有他自己明白有多难熬。

身体上的的伤痛无时无刻不在折磨着他,隐隐的疼痛扰的张云雷无法安眠。

他只得盼着自己撑不住了昏睡过去,才能躲得一片清净。

按张云雷自己的想法,这幅残破的身子还留着干什么呢?

耗费这么多人力物力,下半辈子不还是坐轮椅的命。

师兄弟都说他太悲观,可他从来也不是乐观的孩子。

从小远离家乡父母随姐姐进京学艺,有多少个夜晚躲在被子里抹眼泪,又有多少次在电话这头把对家的思念咽进肚子,经历的个中滋味无人言说。

张云雷习惯了把苦藏起来,那个不到十岁的孩子早就知道了人情世故,早就明白努力才能在别人的屋檐下立足,懂得了怎样讨得别人欢心。

张云雷又想到了那个男人,那个他以为是他暗无天日生活里的一束光的男人。

男人的强势让张云雷不由自主的顺从。

在那人身边,他可以自欺欺人的放下所有的烦恼和痛苦,不再承受生活的重压。

被需要被掌控的满足感和安全感让张云雷沉迷。

他以为自己找到了唯一的陪伴,处处忍让,处处小心。

他本以为那人是他一生中的救赎。

就算现在

张云雷明白了自己义无反付出的感情和热忱,换来的不过是那人轻蔑的眼神和暖不热的心。

那也万万想不到,这次他竟是抱了让自己死的心思。

他怎么也没想到,那人会亲手把自己推下深渊。

六年时间悄然而逝。

等那清瘦的少年再次踏入玫瑰园的大门,

他已不再是那个舞台上意气风发的孩子。

六年时光磨去了他的那份天真和冲劲,磨掉了好不容易积攒起来的自信和傲骨。

张云雷变得自卑不安。

他担心自己不被观众接受,担心自己被同行看轻,担心辜负师父姐姐的厚望。

德云社也早已不是他离开时的样子。

师兄弟的优秀、师傅的操劳,张云雷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可撂下的功课哪是一朝一夕可以补上。

要重新学习的东西太多了。

张云雷没日没夜的学习,下了死功夫捡起落下的知识。

拿起了不擅长的相声,遇到了宠着他护着他的杨九郎。

五年过去,好不容易有了起色。

他以为自己终于熬过了所有的磨难,跨过了这道坎坷。

他却被那人亲手从十几米高的看台上推了下来。

又被打回原形。

终是明白了。

山后面还是山,海后面还是海。

张云雷闭上眼睛,那难捱的日日夜夜仿佛就在昨天。

他死心了。

师父总说,人自生下来就是要受苦的。

可他扛不住了。

他现在连相声也说不了了,

他没有力气去面对挫折了。

心已是千疮百孔,再承受不起哪怕一丁点的伤。

这辈子,

张云雷认怂了不行吗?

不再痴心妄想了,不再挣扎了。

所有的苦难,他受够了。就到此为止吧。

张云雷费力的撑起身子。

身体因为疼痛颤的厉害。

精密的仪器因为病人的轻举妄动慌乱的发出警报。

张云雷站在窗边,任由液体顺着脸颊滑落。

是汗水还是泪水张云雷已经分不清了。

就这一次。

这辈子,张云雷就最后再任性这一次。

等医护人员急匆匆推开房门的时候,

房间里早已没了张云雷的身影。

只剩那大开的半扇窗户和一抹的月光。

第一章

没有想象中的疼痛,原来人快死的时候是感觉不到疼的。

张云雷死死地闭着眼睛,失重的不适感吓得他心脏都快要跳出来了。

他不敢睁眼,就算是他不怕死,也担心睁开眼睛就看见不该看的东西。

黑白无常长得吓人吗?是胖是瘦?有纹身吗?社会吗...好相处吗....

等等.......

心跳??!

我不是死了吗?

张云雷猛地坐起身来。

脑袋涨涨的,好像有搅拌机在里面搅。

这是哪儿啊.....听人说,自尽的人是不能上天堂的,所以这就是地府吗?

张云雷翻身下了地,才发现刚才自己是趟在一张半大的折叠床上。

抬眼是一片的黑,地府这么冷的吗....

还有一股卫生间特有的樟脑球味道。

怎么感觉眼熟得很......

这好像是西单的那家滑冰场啊......

自己怎么...会在这里呢?

张云雷甩甩头,蹲下身在床上一阵摸索,

终于在枕头底下摸到一个小方块。

没猜错,毕竟自己是绝对不会让手机离自己半米远的。

手指微微颤抖着,输入烂熟于心的密码。

屏幕上是那个男人的侧脸,那个把他推下十几米高看台的男人。

张云雷眯了眯眼睛,看向上面的日期:4月8号?这是他复出演出的日子。

只是不是2011年,而是2010年。

这是.....回来了??

张云雷不知道自己是该高兴还是大哭一场。

自己好不容易下定决心死一回。

怎么老天爷还这么不饶人。

张云雷坐在床边,一时有些回不过神来。

2010年,他还呆在那人身边,对他言听计从。

没回德云社,九郎....也没结婚。

老天估计也觉得自己可怜,竟然让自己重来这一回。

可是一个不想活着的人,要怎么重新打起精神,好好努力生活?

张云雷正胡思乱想,手机响了起来。

“喂,您好?”

“现在去413等我。”

张云雷一下愣住了。是他。

“喂?”

……

“好”

电话被挂断。张云雷盯着手机屏幕上的人。

这次,

我们趁早说再见吧。

张云雷心里闷闷的。
说不上来的难受。

杨九郎,没出息的我,现在就想见你了。

手机壳 九辫系列01

全面屏适用

抱图出个音儿❤️
或者私我也可以

请勿二改二传
以及商用

如有雷同 纯属巧合

Tt出品

手机壳第二波(修改版)

适用于华为 M20p

抱图出个音儿
或者私我也可以

请勿二改二传
以及商用

如有雷同 纯属巧合

一波手机壳

想给手机换个壳~
决定自己做张图

按照vivoX20尺寸制作的
留出了指纹和摄像头的的地方

抱图出个音儿~
或者想做手机壳私我要原图也可以

原创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